胡不归

高二咸鱼

【安雷】对于打扮雷狮,安迷修是非常乐意的

#文章跟标题似乎没多大关系
#意识流有
#应该是现paro
#别问为什么现paro会有雷神之锤这种东西
#甜甜甜甜甜
#已经在一起的设定
#我要被lof的格式折磨疯了
【我说我最初只是想写安哥给雷总涂指甲油你信吗【捂脸】】
    安迷修最近对于打扮雷狮格外痴迷。
     嗯,打扮。
    安迷修打小就跟着师父修行,他的师父是个不太在意周遭环境的人,在捡到并抚养安迷修之前他的日常生活可以说是一团糟。安迷修在一点点大还不可以跟着师父修行的时候已经迈着他的小短腿收拾屋子。等到稍微大了一点,安迷修学会了从外头找一些可能没什么实用价值的东西妆点周边的环境,这也是他童年里难得的游戏。后来师父去世,给他留下了一笔不菲的遗产和一套崭新的房子。安迷修更是用了十二分心血,装饰他自己的小窝。

不对,跑偏题了。

要说的就是安迷修从小就有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拾
掇得干干净净然后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毛病。

这个小癖好曾被雷狮笑话过,说人女孩子都没你
这么爱打扮。

然后雷狮就在床上被安迷修强行领悟了一通男人
的爱打扮和女人的爱打扮有什么不同。

后遗症就是雷狮见着红色的绳子就脸红然后怒气
冲冲的要烧掉。

安迷修是很乐意于在雷狮身上搞些他自己的痕迹
的 ,因为他的男票实在太招人。安迷修自表白成
功那天起就立志让更多的人知道雷狮是他安迷修
的。别人想都别想,蹭边他都不爽。

安迷修就喜欢在雷狮身上到处啃,到处留印。事
后虽然被雷狮一顿好打,下次还是继续。打到雷
狮都没脾气了就随他去了。

但是雷狮一贯爱穿高领而且皮肤本来就白容易留
印,吻痕什么的先不说别人看不看得到,还老是
被误会成蚊虫叮咬的红包包,然后家里攒了一大
堆别人送的膏药和驱蚊驱虫的药剂。

安迷修都要委屈死了。

于是,有次雷狮出差,他怕别人不知道雷狮是有
男朋友的人还特地把雷狮带的所有的高领上衣全
换成了低领。

虽然顶着雷狮极度无语的眼神,但安迷修还是觉
得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结果,他还是低估了他爱人的魅力。

雷狮曾经兼职过雷氏麾下的一家娱乐公司的
CEO,在有次自家艺人出了点状况的时候上去救 
了下场。收获了第一批粉丝。然后觉得站在台上
的感觉不错。就答应了公司里的一个跟他有几分
交情的金牌经纪人的邀请和他表弟还有两个下属
搞了个组合。虽然没搞几年就解散了,但是他们
曾经的每一首歌在各大音乐排行榜的位置依旧居
高不下,没人超越。

哪怕雷狮海盗团已经散伙了,每年仍旧不断有大
量新粉加入他们的后援团。业界人士感慨,全世
界真正爱好音乐的人已经让雷狮海盗团成为了神
话。如果雷狮回来,那他能成为传奇。

安迷修是在雷盗解散后才追到的雷狮,而他本人
对于这一领域并无多少了解。但在当晚的新闻里
见识了一把什么叫追星的狂热。

但他宁愿不晓得。

因为被狂热粉丝追逐的那个人是他老婆。

安迷修刷着iPad看着上面讨论雷狮身上的红斑点是
不是过敏还是皮肤病和一堆认证雷狮男票or女票还
有认领吻痕的帖子慢慢黑了脸。

安迷修立马打了个电话给雷狮。

“今天受没受伤?那堆人挤到你没有?有没有人借
人多猥亵你?要不要回来?”

“噗,安迷修,我可不是你那些睡前读物里无数层
垫子底下放一颗豆子都能硌得浑身青紫的小公主,你当大爷花那么多钱雇来的保镖是摆看的?”

雷狮站在阳台上吹风,回着手机那头的话的顺带翻了个白眼。

“你我都一样揍,还是说你觉得你比那些弱鸡都不
如?回去干啥?我只是名字里头有个猫科动物,
你还真以为是一只万事都要人服侍的大猫猫?这
边有事,回去再咬你,成不?”

听着话筒那端一片死寂,雷狮靠着栏杆轻笑

“怎么,生气了?”

“没。”

安迷修回答

“这就让你的小心脏受不了了?你引以为傲的心里
素质呢,啊?安迷修,你是不是觉得我特随便,
别人想揩油我都不阻止?”

雷狮低声询问道

“。。。有点”

安迷修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闷声回答

“嗤,安迷修。你真以为别人都像你追我的时候那
么容易?”

“我才不是你的大猫猫,但你是我的大狼狗。知道
吗?”

“要不是我他妈喜欢你,你真以为随便来个人我能
让他把我从酒吧扛回家?还。。。咳,还那什么
了?”

雷狮说完,自个儿觉得有点羞耻。耳尖上染上了
些许艳色,轻咳了一声,粗声粗气的继续道

“安迷修,你知道你有多少情敌了吗,下次还敢不
敢让乱七八糟的人恶心我?”

安迷修了然。一次突然下大雨,公司里一小秘书
说没带伞,他没找到好理由拒绝只好带人回了家
借了把伞。那小秘书长得挺清秀,但是心思不在
工作上头,总想着靠什么歪门邪道往上爬。在公
司风评一直不好。本来借完了伞这事就完了。结
果那人很自觉的脱了鞋一屁股就坐沙发上不走
了。还捏着伞羞答答的问东问西,磨磨蹭蹭就是
不走。安迷修被他搞得也烦躁了,皱着眉本想开
门送客,结果雷狮回来了。雷狮瞄了沙发上的
人,嫌恶的一撇嘴。但还是忍耐着没发作。

雷狮还以为沙发上坐着的人是安迷修合作伙伴的
小情儿,心里正吐槽安迷修把这人喊家里是准备
培养个间谍然后搞事吗,没想到那小秘书先不乐
意了。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安大哥的那位?您的鞋子上
都是水,这么放在玄关的地毯上不好吧。”

雷狮一挑眉,望了安迷修一眼。看到他脸上不太
明显的嫌弃,明白了什么。

“老子是他祖宗,你又是谁?”

小秘书被噎了一下,半天才继续回答道

“我是安大哥的秘书。安大哥平时就很照顾我,这
次下雨他还借了我伞,我很感激他,就想着跟他
聊聊天。多了解一下,这样我在以后的工作里也
能更好的和安大哥作伴。”

“作伴?”

雷狮耷拉着拖鞋,到安迷修身边,身子一软,窝
进沙发。扯了个抱枕放在怀里把头靠在上头,用
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我觉得他有我这个男朋友给他作伴就有了,你是
个什么东西。作伴?爬床才对吧。”

小秘书脸上红红白白,咬着下嘴唇,很是委屈的
看向安迷修。没想到安迷修走向玄关,弯腰放好
了雷狮的鞋,然后拉开了门,在门口对着他微
笑。

小秘书脸上更不好看了。他猛的起身,跑到玄
关,然后一边换鞋一边低声对着安迷修说

“安大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已经有男朋友
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去哄哄你的男朋友
吧。我,我会走的。”

“什么不知道他没男朋友。”

雷狮也走了过来,往安迷修身上一靠,嘲讽道

“你眼睛是瞎的?没看见他手上有戒指?还是安迷
修你没说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怎么可能。”

安迷修一边笑,一边揽住雷狮的腰,防止他滑下去。

“我早说过了我有男朋友了。”

“我,我。。。”

小秘书已经要哭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小秘书握着伞,猛一鞠躬。眼角带上了些许泪花

“我,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们了。对不起。”

“说得好像你已经成功上位三了我的位置一样。对
了,伞给你了,不用还啊。”

安迷修无奈的笑了笑,脸上更多的则是纵容。

后来那小秘书辞职了,但还真的攀上了安迷修对
家公司的一个老总。在宴会上看到安迷修后还特
地过来炫耀了一把。顺便透露出他对安迷修其实
还是有点意思,只要安迷修想,那他会放弃那个
老总,和安迷修在一起。

这就让雷狮很不爽了,可是当时他又忙得分身乏
术,只能千叮万嘱带着胁迫威胁安迷修要是敢出
轨,他就拎着锤子砸爆安迷修和那小秘书的蛋。
安迷修宠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出轨。奈何人家
不要脸的段位太高,找着机会就黏上来,黏不上
来就对周围说些似是而非让人误解的话。人家看
小秘书那副样子,以为安迷修平时说有家室是个
幌子。这么大好的资源可不能便宜别人,那一段
时间安迷修身边可谓是乌七八糟的。想跳槽的欲
望也更加强烈。

等到雷狮手头的事终于没那么紧迫,就真的带着
他的雷神之锤奔向了安迷修的公司。

先是黑着脸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安迷修打了个啵宣
示主权,收获了一片迷妹迷弟的尖叫兴奋和心碎
后扯着安迷修到对家公司怼人。恰巧碰见那小秘
书和包养他的老总准备干那事儿,那老总听到雷
狮“梆!”的踹开了门直接就给吓萎了。还没等他
发怒,雷狮的锤子就平举在他下身的上空。

“打扰你的兴致很抱歉,但我今天是来找你身边这
个人的。可以的话,给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

老总嘴皮子动了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等看清
雷狮的脸后,赶紧闭上了嘴,都顾不上皮带还落
在小秘书身上用手扯着裤子连滚带爬的走了。

后来安迷修还是转去了雷氏麾下的公司,不说别
的,至少在哪里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施展身手,不
像在这边经常要为怎么处理人际关系而苦恼。

安迷修各项条件均是上上等,性格脾气更是没话
说,要说没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可人家都已经有
主了还是雷三公子的男人,再有小心思怕是饭碗
不想要了。

安迷修回忆完,终究是没忍住笑

“上次你还说不在意的,今天总算是把实话讲出来
了吧。”

“哼”

雷狮轻哼了一声

“那你也别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被挤到啊有没有被
揩油啊。对于恋人,是个人都会有独占欲。你敢
说你没有?”

“当然不敢。”

“这不就是了。”

“唉,对了,雷狮。”

“嗯?怎么了。”

“等你回来我们办个婚礼吧。”

“不是办过了吗?”

“再来一次,我想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让你的粉丝知道,到底谁才是你的真牌老公。”

“又受什么刺激了。”

“你只用回答好就好了嘛。”

“这次行程全部由我负责,无论是化妆还是布置。”
“你整个人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安迷修拿着手机,听着对面静默和作为背景的风

“喂,安迷修。”

长久的沉默终于被打断

“纠正一个说法。安迷修”

“我是我自己的,”

“但你只会是我的。”

“懂?”

“婚礼什么的随便你,但请你别把我的高领毛衣换
成低领衬衫了好吗。”

“冷死了,笨蛋。”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