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粮谋

螭(chi)肆
高三频繁失踪属性人口
月更注意

【安雷/知乎体】网络上交的cp突然要求和我见面了!

甜死老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空层计:


梗来自空间安雷only注意。

没什么卵用的abo设定。

游戏设定是凹凸的网游……!可以说是全息吧,总之是根据个人ID绑定一个账号的,外貌可以自己设定但是性别改不了。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了这个梗emmm……看到的时候就很代入了……!

没玩过知乎,可能有bug。

有年龄操作,这个安有点撩,这个雷不太狂,OOC预警。



网络上交的cp突然要求和我见面了!(关注者666666 被浏览 999999+)


——————————————————————————

匿名用户    

如题。

我和我cp是从游戏里开始谈的,人挺好,技术也挺不错,平时也有聊聊天,看起来人挺有趣的,然后他今天突然就小窗我约我见面了!

我我我有看到那些新闻上有omega和网友见面然后被那啥的……!

虽然现在社会对omega的保护程度已经较高了但是还是害怕这样的事情😭

但是平时和cp相处感觉他人挺好的但是就是不放心……😭

想知道有没有omega们有和我类似的经历的……!😭

(2333个回答)

——————————————————————————

大锤向鶸的头上砸去   ——大锤八十小锤四十安迷修和马免费

(本小姐安分守己从不搞事、提拉米苏、Last Knight、芦荟芦荟你长得好像格瑞等513410人已赞同)


谢邀,本来想匿的但是想了下还是算了,我行的端坐得正。


大概的看了看题主的描述,发现和我自己的经历还挺像的,虽然我觉得这个时候就算是安慰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吧,我就直接说关于我和我男朋友的事了,可以参考一下。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和我男朋友也是在凹凸里撞见的。为了方便,接下来就叫他A好了。


那个时候我被认识的朋友拉进了一个叫什么「凹凸扛把子」的开黑群里,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游戏公会里的人,说熟悉算不上,毕竟我一般就带上我那几个人一起开黑,也就是那种缺人了叫个人补上的程度。群里的人完全就是将扛把子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日日开黑,把把排位。


群里有一个排位在我后面一位的,玩别的技术连小学生都打不过,但是玩骑士玩的飞起贼溜,大家欣欣向荣地抱他大腿,不包括我。


都知道的,凹凸世界这个游戏嘛……职业还是凑齐比较好开黑,但是全服还真没几个玩骑士的,也不是说操作难,就是……这个职业无论是去做任务还是怎么的,发言特别痛,没几个人能受的了。还真别提,A还挺喜欢这个职业的,平时也总是囔囔着履行骑士道,完全就是一个骑士道白痴。


咳咳,扯远了,我们继续。


前面也说了全服没几个人玩骑士,然后刚刚好A又是公会里唯一一个,所以算是很抢手吧,是属于高手话不多——忽略日常尬聊的话——的类型。


刚刚开始公会建立没多久的时候大家都还不太熟,我也就和我那几个现实中的配音一起玩,当时做任务嘛,缺个奶妈,就随口在群里说了一句「有空着的奶妈吗?任务缺一个」。


我本来也不抱希望,毕竟从一开始玩游戏的时候就没想过选奶妈,本大爷当然是选择海盗啊,随心所欲的打法最刺激了。

公会里也没多少人选职业选的这个,而且也都不熟,虽然我从公会的排行榜上有看到在我后面一位的那个游戏玩家就是玩的骑士,但是我不知道他玩的到底是哪一个——给没玩过的大概介绍一下,骑士的话分为主辅助的守护骑士和主攻击的复仇骑士——再者也不熟。


公会里安静了很久,没什么人吭声,当时是快破晓的时候,没多少人还在玩,也就我们几个经常通宵打游戏的在。看见没什么希望,我和几个朋友也就只好就这样打算收拾一下下线睡觉。

A没吭声,就在我打算关掉游戏的时候就发来了组队申请——啊,守护骑士。


又有一次,几个经常一起开黑的朋友中有一个突然有事上不了游戏,当时任务已经到了最后一天,要找人也比较难找,日子也快到开学时间了大家也都没怎么上线了,当时就觉得这个任务肯定黄了,然后A还是没吭声,然后游戏里又发来了一次组队申请。

不是……?A?还有这种操作?你不是玩守护骑士的吗?


「骑士这个特殊的职业可以同时练习两个方向的技能」第二天我一个朋友这么跟我解释了我才知道这一点。当时就在想,诶这小子不错啊,同时玩两个职业还可以排名只落后我一位。

然后A就加了我的好友。

他说:「嗨,你好,能认识一下吗?」我当时莫名其妙,但想了下以后刷任务可能会缺人,就回了一句「你好」。


你以为这样就算是认识了?当然不。


此后A就经常跟我们四个人排位,其他人有事的话就我们俩一起去做任务,想想那个时候就觉得我真的是瞎了眼才会觉得他有那么一丁点的帅气的。


有一次我弟被人趁我不在欺负了,然后我就去找人家打,结果被对面的人围攻暗算了,结果A撵人家一百条街替我报仇,然后特别痛的说了一句:「别动我方海盗」,想了下还在后面补了一句「只有我能打他」。

当时我就觉得,???老兄这不对啊?你画风不太对劲啊?


然后当天他就发来了自从加了好友以来的第二、三句话:

「我觉得你的做法不太好。」

「欺负弱小是不对的,这有违骑士道。」

???当时我就懵逼的,你加了我好友以后几天不说话一说话就是这个?什么叫我欺负弱小,是他们先欺负我弟的好吗?再说了,最后是你把人家打的全军覆没的你甚至都红名了好吗???

得了,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条条说教的信息就这样发过来,霸占了整个屏幕,我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我说我操你这人怎么回事啊?


说到这里就得好好介绍一下A了,日常奉行骑士道,自称就不说了(这个说了估计就掉马了,虽然我觉得应该已经掉马了),尬聊小王子,超级没有人缘,游戏中除非任务需要,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找他,至于原因,当然就是那超痛的发言。


当时我就直接上游戏世界频道发起了决斗,当然他同意了决斗,当时就是打了很久,毕竟A玩骑士真的玩的很溜,虽然最后没有分出胜负——在最后关头大腿脚底生风,溜了。原因居然是太晚了,应该睡觉了。


你说过不过分?

这才算是真真正正认识了,然后不久后,整个公会都知道我和A不和了,当然这是大家以为的。至少A那家伙就好像没点感觉一样,还是和之前一样。


那段日子除了打排位,刷任务还是得一起,A也还是会一起,A也会在空闲的时候有事没事的同我聊天,从分享好玩的微博段子到没营养的互相斗嘴,兴致来了就去竞技场打一架。


有一次我和他打赌输了,他说那你唱个歌吧。我就很莫名其妙了,但是反正当时无聊,而且输了本来就理亏,就说:「你先起个头?」A说:「行,我唱一句,你必须跟下一句啊。」

我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结果A开口就唱:「一轮明月照大地」

我:「……」






我猜你应该看出来了,A这个人有一颗贼有趣的灵魂。


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许多之后,就觉得A这个人感觉也不赖,除了为人处世总是挂着所谓的骑士道和发言比较痛以外人还是不错的,然后我就经常抱着手机看,连PL(我一个朋友)都说我最近都不怎么和他们一起开黑了。认识A的确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只是我没想过:A会喜欢我。

我们俩在不同的城市,对彼此的印象不过朋友圈潦草几张的照片,日常评论里的互怼,最熟悉的地方还是凹凸世界的游戏里。

结果忽然有一天A对我说:「我去L市和你一起吹吹风吧。」

我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抱着手机,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说:「算了吧。」


那时候还以为就这么结束了,但没有。


该玩的还是照样玩,该怼的还是照样怼,照常一起刷任务,照常秀得飞起,看不顺眼了就去竞技场打一架。只是有时候我会不自觉盯着屏幕走一走神,会想象一下游戏屏幕里站在我旁边玩骑士的这个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据A自己所说,他是一个Alpha,喜欢写一点文字,唱歌唱得挺好听——虽然唱的歌都比较尬,个子还算高,有179吧——关于这点我还嘲笑过他,喜欢白衬衫——这一点倒是能看出来,游戏名下的骑士职业的角色穿着白色的衬衫拿着双剑在一群人中间特别显眼。


但我货真价实的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毕竟凹凸的游戏角色是可以自己设定的,网络上的东西假的也很多。


所以当凹凸出了情侣系统后A曲线救国般地对我说:「XX(对我的称呼),不如咱们在游戏里弄一个情侣认证吧,我觉得那颗爱心挺好看的。」的时候,我居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当时就在公会里闹得沸沸扬扬的,毕竟两个出了名的不对头居然成为了游戏全服第一对通过系统认证的情侣,一时间也算是成为了名人。后来我们有了爱心logo以后A还贼少女心的弄了个情侣名。

他叫:「喂,海盗,你没船」

我叫:「喂,骑士,你没马」

……其实我还是有船的,至少游戏系统里有一个航海系统,只不过属于线外的分栏,平时游戏还是用不上。


咳咳,继续。


然后就那么前前后后又踟躇了几个月,A终于有一天说:「现在我可以去L市了吗?」

我点点头,然后叫来了表弟帮忙规划旅游路线。

他到L市的那天风格外的大,我和他在动车站同时迷路。

说来惭愧,我这人平时总是和几个朋友一起行动的,平时去哪了也有表弟帮忙带路,自然也就没注意路线,额可以说是一个妥妥的路痴。A来L市旅游,基本上全靠他自力更生,拿着导航,带我认路。


那天我们打着电话,在拥挤的人潮中穿行,彼此笨拙地报着自己身边建筑物的名字,然后在一个红绿灯的交叉口,我抬头,望见了个子与我相近、肩膀单薄的他。

他拉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在夜色中扑闪着睫毛,脸算得上是很好看,十分可以打八九分吧,笑得格外好看,虽然有刻意隐藏信息素,但是我天生对这些敏感还是能闻得出淡淡的薄荷味——挺好闻的。我们都愣了愣,然后我局促地低下头,说:「先打个车吧。」

如果全世界可以静音的话,我想那天那个车站所有人一定都能听见我砰砰砰的心跳声。


现如今只记得那天的晚风格外的温柔,我和A坐在河边吃了一顿烧烤,一起笑着干了几杯酒,这也算是我和他为数不多的共同爱好。


然后就那么来来回回几趟,我和A在一起了。


在一起的那天,我和A正坐在房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事到如今我也想不起来说了些什么,基本概括起来就是星辰大海。




他的手很好看,一边跟我天方夜谭,一遍胡乱地翘着膝盖。


白衬衫的确很适合他,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有洗衣粉的味道。


忽然,他在我目前伸出一个手掌,煞有介事地说:「XX(我名字),你知道吗,我现在感觉自己年轻了五岁。」

我不解。

他稍微有点腼腆,想了半天,终于又开口:「因为只有我十八岁时,心才跳的这么快。」我一愣,呼吸忽然局促了一秒,然后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A咬着下嘴唇,说:「有句话,当你面我说不出口,你转过去吧。」

放在在一起以前我会倜傥A用对我说的这些去撩其他的omega肯定有很多omega愿意来找他,毕竟的确A是一个挺不错的Alpha,除开尬聊以外,但是放到现在来说,我的脑子暂时还不能正常运转。

我这人有个坏习惯,一紧张就不自觉听话,所以身体先于大脑地转了过去。手捏成拳,指甲微微扣着手心,心里乱如麻,一瞬间飞过几百个念头,想知道A到底要说些什么。

但A的声音迟迟没有响起,只是忽然有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回过头,就对上了A的嘴唇。


我左手不由得扶住了A的脖子,真是恨不得像公会里那个整天沉迷恋爱小说的人看的偶像剧里面那样演,那是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吻,空气中飘荡着薄荷与海水微微融合在一起的味道。

吻完后我和A都有点不知所措,四处张望,不看对方。终于A打破了沉默,说:「……好甜啊。」说完又靠了过来。




有一次和A闹了矛盾,A直接就扔下我闷了老半天,就差没直接翻脸了,但是两个人都硬是不肯放下那要命的倔强,先去道歉,就这么冷战了好久。

然后过了一天,A一大早起来就把他手机的备忘录给我,然后坐在沙发的另一边,一言不发。

里面一笔一划地记着:

6月24日,终于加上微信好友,立刻翻遍了朋友圈。

在凹凸世界里,最喜欢的职业是海盗,其次是战法。

生日是4月10号,星座是白羊,血型是O型。

非常喜欢烤串,经常和堂弟以及两个朋友出去撸串,加辣。

作息时间特别不稳定,经常熬夜,得要求注意休息了。

……

那条备忘录显示的进度条还有很长,上面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关于我的信息,甚至是原来很多我都快忘了的事,他都替我记着。

我一下子有点说不出话来,本来一肚子的气也消散得干干净净。

A嘟嘟嘴:「本来是想纪念日的时候再给你看的。」


那时我就觉得,遇到A真的是上天对我的一种莫大的眷顾。






我在回答题主的问题之前,我告诉了A。


他当时正噼里啪啦地敲电脑,忙着写他的稿子。听说我要写我们的故事的时候,顿了顿,然后说:「XX(我真名),我们可不是在凹凸里认识的。」

我一脸懵逼。

A说:「你应该好好翻翻你的粉丝列表来着,那你就会发现,其实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关注你了。」

我不解。

A接着说:「那时候你刚开始在网络上写文章,你的每一篇故事我都看过不下好几遍。你知道吗?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A顿了顿:「再给你看个东西吧。」是他私人公众号里的一篇文章,我没想到,那篇文字竟然写的是他和我,故事的开头如此类似,故事的结局温柔永久。那里面的许多细节是A想象出来的,有些竟然也和现在的我们不谋而合。

抬头一看日期,那的确是很早很早前的文章了。

A埋着头,声音很小:「其实,开黑群也是我拜托人拉你进来的……当时看你不是正好没加公会嘛……」


那天A还同我说了许多。

比如:「你知道吗,刚认识你那会儿,我开心到睡不着。做梦都想不到咱们俩能扯上关系。」

比如:「如果微博有访客记录的话,你一定会看到,我每天来来回回不下一百次。」

比如:「我以前觉得在百度搜人名字特别傻,可是我竟然对你也这么做过。因为我太想太想了解你了,开心的也好,不开心的也罢,只要是你的就好。」




可以说我们是很幸运吧,没有过多的吵闹,额?用我堂弟的话就是说A特别会撸猫?总之日子过得还不错。


终于说完了,我的故事还在继续,至于题主的问题,我觉得吧,和网络上交的cp见面也不是什么很危险的事,就像题主所说,现在的社会对omega的保护程度已经很高了,omega保护法可不是盖的:)而且既然题主都说了平时和他相处起来感觉人还不错的话,那就也多信任一下对方吧。

如果实在是害怕的话可以叫上几个认识的朋友一起,大不了干上一架也能全身而退:)


祝成功。

————————————————————————

热评:

Last Knight:别看手机了,对身体不好。




FIN



评论

热度(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