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粮谋

清濑学长!【破音】

阿香-爱像诗美如瓷器: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沉淀下来后,却让我对心里的德拉科更加感同身受了些。


  在我心里,德拉科是个有着非常空乏骄傲的人。但凡是这样的人,在心里的某个角落,一定都有个战战兢兢的小孩子。


  德拉科看似非常有骄傲的本钱,但是他却在很多瞬间显得在向后退,他的骄傲看起来光鲜,实际上却不足以支撑自己。他的内在是非常稚拙的,这不仅仅体现在“我要告诉我爸爸”,而是在最后面对伏地魔与哈利的时候,他尤其无措与脆弱。但或许正是因为这个,他才流露出了他难以掩藏的内在,即他不是一个杀人的人。


  在德拉科的学生时代后期,他虽然成为了一个看似被用来掣肘邓布利多的重要角色,可他依旧难以掩饰自己迫切地需要什么来遮挡来逃避甚至来躲藏的需求,即便他有智计有野心有坚持的瞬间,那种潜意识里的“畏惧着什么”的感觉,也让他时刻背负着一种属于“怕”甚至“被动”的压力。


  我们可以把这种压力定义为他的本性其实是有些软弱的,也可以认为他作为马尔福家的独子不得不学习成为一个强势的纯血统家族领袖而存在着与生俱来的压力与危机感,或者二者皆有,以及,他确实没准备好,这么快从一个有着依靠的孩子成长为一个承受重担的大人。


  即使知道自己要承受,可对于马尔福而言,这一切都显得和自己以为的不一样。他以为的光荣辉煌,变得灰头土脸。权势,地位,金钱,声誉,这几样与他有着明确准绳却注定概念模糊的东西,全部呈抛物线砸在了他的16岁。他以身涉险,搏一个马尔福家族的崭新辉煌。杀死邓布利多,揭发哈利·波特。该死的,他总要以这么不入流的,却是如此巧妙机遇的瞬间来证明自己。他是个重要角色。巫师世界也好,马尔福家也好,没他不行。


  我相信德拉科是痛苦的。他为他少年时代的混球表现与救世主成为了宿敌。在后来,我相信在后来,当德拉科充满了压力,充满了恐惧,充满了脆弱的瞬间,他那紧绷绷的神经,一定有一刻是与哈利靠得很近的。他一定会思索,哈利所有坚持的意义,他所站立之地的必要与利弊,以及自己。他自己的选择,家族的选择,生死,杀人这回事,未来,巫师的未来,人类的未来。


  邪恶,与爱。最终,再回到选择。


  我相信德拉科有过深沉的纠结。他哀恸哭泣的时刻让他成为了一个前所未有鲜明的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确信他一定会被哈利吸引。没有在黑暗里的人不向往光。德拉科是注定会被哈利这样的人吸引的。


  哈利与德拉科不一样。这是一种黑与白的不同。


  如你所见,哈利比起德拉科,能够看得见的依仗,实在太少了。他是个孤儿,血统也不纯粹,所有亲人都离他而去了,除了朋友没人给他写信,他的自尊在很多人眼里无足轻重,包括德拉科。他的童年如同地狱,即便来了魔法世界也依旧在被追杀,甚至,他还在不断被同胞们污蔑,被当权者利用。他同样被给予厚望,这厚望的压力是德拉科的千万倍。哈利身上背负了整个巫师世界的希望。他的选择让世界生死攸关。


  如果让德拉科承受这一切,他已经被压死了(所以我很多时候都会觉得,把德拉科塑造成为一个霸总形象的同人,是真的没办法读下去),但哈利是可以背负起这一切的。原因在于他们本身的不同。


  哈利有着非常丰沛充盈的自我,这不因他在逆境就被磨损,他身上太阳一样鲜活的格兰芬多精神,那些乐观,平和,顽强,反抗压迫的本能,倔强的坚守,以及本能的勇气,造就了他强大的内核,况且他还因为爱本身的力量成为了“大难不死的男孩”。


  他有脆弱时刻,有自私时刻,有错误,这是因为他是个人,而他却能够在选择的那一刻,做正确选择,这是因为他是个独一无二的,充满了爱的人。邓布利多的棋之所以能够一步不差,正是因为哈利心中充满了爱。宽广的,温暖的,柔和的爱。


  而他和德拉科的不同,就在于哈利始终步履坚毅,内核稳固,敦厚顽强,力量沉厚如大地,而德拉科的世界看似坚固,实则繁冗无序,是沙滩上的城堡。他需要稳固的力量来帮他匡正视野,修直道路,并且我们看得出来,卢修斯已经没办法成为这样一个角色了,卢修斯自己都没办法自洽,他们所有人都战战兢兢,这期间最稳固的东西,就只有纳西莎的爱,如罗琳所说,这是个爱的闭环。德拉科与哈利站在起点与终点上,同样作为爱的受益者,当德拉科看到哈利的时候,他会不渴慕这样强有力的信念感与稳固之力所塑造出的个体吗?无论是趋光的本能,还是内心激荡。我都确信德拉科注定要被哈利吸引。


  可在与哈利的感情中,德拉科却是乱麻。他对哈利的感情会非常复杂,他一面无法原谅自己那高贵自尊心在选择上的落差,一面又没办法克服心动的时刻与被吸引的宿命。他的感情让他也充满了压力,好像溺水的人。他一面唾弃自己,一面又想要靠近,在伸出手与缩回去手的瞬间徘徊不定。但对于哈利而言。德拉科是“没什么不一样的”。哈利对于所有人都有一种宽慰的包容。他可以救达力的命,在达力第无数次企图逼疯他的瞬间,冒着被开除的风险,哈利会去救他的命。他同样也在厉火里救德拉科。德拉科作为一个个体,一个人,对于哈利而言,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但他是如何不一样的呢?不一样在于,德拉科和他是如此的不同。在于德拉科让他看到了,他所不知道的,更真实的一块。在于德拉科让哈利超出了预期。在于德拉科在疼痛的徘徊间,让哈利看到了他水面之下的冰山,看到了面具下的无措,看到了他的闪躲,逃避,嚎叫。哈利见识过德拉科的脆弱。外强中干且太在意尊严的人的脆弱和眼泪是不能轻易被看见的,这种东西太过于沉重了,哈利看到了,像他这样的人,看见过一次,就不可能再忘却了。


  于是他们都成了彼此不得不在意起来的人。


  当所有的不得不成为了事实,似乎他们就终将被一些更轻柔,更敏感,更属于微小触动的东西所影响,所捕获。


  而这,往往就是玄妙爱情的开端。

评论

热度(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