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粮谋

螭(chi)肆
高三频繁失踪属性人口
月更注意

【轰爆】所有物 [下]

·感觉有一点点烂尾,希望不要嫌弃
————————————————————
奈奈子和香子互换了一个眼神。

一个弯腰收拾起桌上的材料,一个掏出了手机按了几下开始打电话。

香子轻轻带上了门。

一秒,两秒。

轰低头,把头埋在了爆豪的颈窝里。左手慢慢滑下和右手一起停在了爆豪的腰间,把爆豪往怀里摁。

“爆豪。”

“对不起。”

轰在爆豪的脖颈间闷闷发声

“嘁”

爆豪推开了他。

他重新坐回沙发,没了方才羞涩尴尬,唯余冷静。

“说吧,为什么要我陪你演这场戏。”

他握了握手,却没用个性。

“我只是,一直没有想好。”

轰也坐了下来,头靠在了爆豪的肩膀。举起爆豪的左手,盯着那枚小小的,素净的银色小环。

是的

他们两人本没有做公开恋情的打算。

但是爆豪在来之前答应无论轰做什么都会配合。

即便如此也没有想过轰会说出公开恋情

也是为什么比起在他人面前亲热的尴尬,爆豪更多的是错愕。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爆豪。”

“我想和你一辈子。”

“但是,爆豪,和我一辈子你会后悔吗。”

轰问到

“和我结婚,你觉得你真的会幸福吗。”

轰把手收了回来,保持着十指相扣的模样放在大腿上

“我不知道。”

可能是几秒也可能是几分钟或者更长时间,爆豪的声音打破了一室寂静。

“但是我不会因为这点犹疑就放弃自己想要的。想要的,就要抓住。”

轰愣了愣,笑了

“啊啊”

“爆豪式回答呢。”

爆豪心里想的却是

你该庆幸是现在说的这番话,要是赶在以前,老子早就炸死你了。

想来到底还是气不顺,从轰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在轰有点受伤的眼神中一跨,坐在了轰的腿上。两只手抱着轰的脑袋,开始猛揉轰的脸颊。

“爆好,里尬吗”

轰被爆豪揉得连自己的声音都快找不到了。

“混账阴阳脸”

爆豪咬牙切齿的说到

“我还以为什么破事让你纠结这么久。”

“妈的,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你家里人不同意,让你在家人和我之间选择。

还以为...

爆豪觉得自己很委屈又觉得好笑

虽然口头上说着想要的一定会抓住

到底还是会有害怕犹疑的时候

也不是没有看见过为了爱情患得患失的人。

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

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怎么这么磨磨唧唧。

但当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在此之前所有的冷静,理智都会荡然无存。

因为太在意,所以接受不了会出现的错误。

因为太在意,所以希望自己能给对方最好的。

因为太在意,反而很难跨越所谓的安全距离。

明明只需要坦诚一点点,勇敢一点点。

他的手慢慢滑了下来。

室内又陷入沉寂。

爆豪就着坐在轰腿上的姿势,环住了轰的肩。把自己的脸埋进轰的锁骨处。

轰微微低头,脸颊挨着爆豪的鬓角,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在爆豪的脖颈处轻轻搓揉。无声的安慰着爆豪。

就像每次给家里的猫顺毛时一样。

“笨蛋。”

爆豪咕哝了一句。

不知是在说轰还是在说自己

轰笑了笑,亲了亲怀里的人

“对不起,爆豪”

他说

他们之间一直有着一段不小的安全距离。

更亲密的事也不是没做过,但两人之间总是有一层看不见的隔阂。

是心结。

轰的父母是个性婚姻,父母的感情自然称不上好。而孩子对于家庭几乎所有的认知都来源于父母。

轰对婚姻是恐惧的。

他总觉得,不论恋爱时多么美好,一旦踏入婚姻,所有的美好都会消失殆尽。

他虽然觉得自己有信心不会像自己的那个混账父亲,爆豪也不是他母亲那种逆来顺受的人。他们之间也不是因为私欲在一起的,但是他还是怕。

他怕自己给不了爆豪幸福。

他怕自己没有能力留住爆豪,让爆豪总有一天离他而去。

他不想结婚。

但他又无比希望爆豪是他的,想要有东西能把爆豪紧紧拴在自己身边和自己绑定。

所以他送了爆豪戒指。

而那份对婚姻的恐惧,对自己的不自信让他又忍不住告诉爆豪让他不要把戒指戴在手上,藏起来。也不要公开他们的恋情。

爆豪也不是不知道轰有心结这件事,但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当轰说出希望不要公开,让他把戒指收起来的时候,他只是盯着轰的眼睛看了很久。然后说,好。

轰的心结是他自己打的,解开也只能是他自己解。

爆豪选择尊重轰的举动。给轰留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思考和行动。

他相信解开心结的日子不会太远。

他等得起。

所以说相爱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共同点。

爆豪是觉得轰早就是自己的东西,再怎么放手轰也不会走。所以有耐心也有信心等待轰的改变。

轰是觉得爆豪一定会是是自己的东西,所以才会向爆豪提出不要公开的想法。他相信爆豪只会是他一个人的,才有底气让爆豪暂时处于【单身】的状态。

两个人都相信对方是自己的所有物。

轰想了很久,总算想明白了。

长辈的感情生活是长辈的事,他们自己的感情没有必要去和其他人比对。

想通了,一切都好说了。

但是爆豪头疼的发现,轰想通了之后接踵而至的是各种麻烦。

最麻烦的是轰。

轰现在比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还要粘人 ,已经快达到【爆豪胜己所在之处五米之内必有轰焦冻】的程度。

连做任务都要选能一起出的,要是实在是紧急情况没有办法,在用最快速度解决任务后一定要和爆豪在床上进行几次深入交流。

说是弥补。

“砰!”

“轰焦冻!你tm到底想干嘛!”

爆豪捂着腰,咬牙切齿看着被摔到地上的轰。

“我只是想给你按摩,你最近老说腰痛。”

轰歪了歪头

“不是吗”

不得不说池面就是池面,哪怕二十多岁快要奔三的人了卖萌还是有相当大的杀伤力。

配上无敌狗狗眼,爆豪感觉自己耳根子又在发烫。

“那你的手放在哪里啊混蛋!”

爆豪眼神飘忽了一瞬气势稍弱,但还是继续怒吼道

而今天,他甚至穿上了那件爆心地后援团团长才有的那件衬衫。

当着基本上是全国人民的面说出

“啊,我是爆心地后援团团长,也是爆心地的未婚夫。希望大家祝福我们。”

“....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啊!”

爆豪被臊得只想把自己埋起来

故事的最后,王子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END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