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粮谋

螭(chi)肆
高三频繁失踪属性人口
月更注意

【出胜】红鞋子

·5000+一发完
·专业熬糖户口
·喜欢的话留下小心心和评论吧

稍微熟悉英雄木偶的人都知道他长年踩着一双红鞋。

这几乎快成为既绿毛,大眼,小雀斑后第四个英雄木偶的标志性物件。

同款红鞋就没见过有货的时候,即使被炒出超高价,也照样有人买。

毕竟,是在以欧鲁迈特为名的精神信仰崩塌后,再次给人们带来了信仰的新和平的象征。

强悍的武力,温和的性格,以及满载正能量的内心和永远不会落下的微笑。

如果说欧鲁迈特开创了一个时代,那木偶不仅延续了这个时代,甚至完善了这个时代。

这样一个话题人物却也继承了上任和平象征远离绯闻的习惯。

岂止是远离绯闻,明明是压根让人寻不到绯闻的踪迹!

被派去蹲守的记者们崩溃着如是说道。

交情深的女英雄基本都名花有主就像准备今年和英雄英格尼姆完婚的英雄轻灵。

有人际往来的女英雄不是年纪太大就是有了男朋友,比如恢复女郎和创世子。

更重要的是,木偶他除了工作和同学聚会,基本不会和女人产生任何联系!外卖都必定是男快递员!

但是,热爱八卦的人们怎会就这样轻易放弃。

既然明面上看不出来,那么我们就从细小的地方推导吧!

某著名娱乐八卦报刊的总编动员道。

木偶的鞋子成了第一个目标。

原因无他,因为木偶除了红鞋子,在能够查看到的视频资料内,真的是从来没有穿过一双其他颜色的鞋。不论是成名前还是成名后。

即使因为年龄和为了追求更强的辅助效果,鞋子的大小和款式不断改变,但是,红色的主基调从未变更。

询问一直为木偶制作装备的发目明,给出的答案是:我只负责改进研发baby们,颜色是他自己选的。

所以木偶为什么一直执着于红鞋子?

虽然和恋爱有关的可能性很小,毕竟谈那么多年的恋爱居然半分马脚不漏简直不可思议。但单论这件事也足够让所有的人偶粉好奇,并甘愿为了答案从口袋掏出钱包。

但是他们约了几次英雄木偶希望有机会进行一场谈话,次次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取消或者推迟。

于是他们决定先从熟悉木偶的人调查起。

首先接受采访的是英雄轻灵和英格尼姆。毕竟是从高中就要好的朋友,知晓的事肯定会多一些。

“诶?小久为什么会一直穿红鞋子?”

对这个问题轻灵显然有些诧异,皱着眉头,停了片刻,露出了一副思索的神情

“的确呢,似乎最初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的是红鞋子,到现在也还是穿的红鞋子...”

小记者举着话筒,安静的等待着轻灵的下文

“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啦,但是木偶他是说过[红色是很耀眼的颜色]类似这样的话。”

“为什么会一直穿着红鞋子?”

英格尼姆也是怔愣片刻,同样皱起了眉头

“抱歉,我并不太清楚这件事,或许是单纯的个人喜好。因为他的鞋子都是红色没错。但我曾经去过他的寝室,里头的色调并不是以红色为主。总而言之,是随处可见的欧鲁迈特的周边。硬要说的话,和普通的追星一族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记者询问了好几个木偶的高中同学,得到的答案与轻灵和英格尼姆的回答并没有太大出入。

目前看来,木偶独爱红鞋子的原因可能有两个。

一个是单纯喜欢红色,因为红色很[耀眼]

二是因为偶像,欧鲁迈特的战斗服的色系里的确有红色元素,而且说起英雄,红色是最常被提及和使用的颜色。

和木偶给人的印象一样,格外正经且正能量。

和最初想要八卦恋情的初衷越来越远了呢。

总编拿着汇总的资料叹了口气。

最终问题的解释权还是在木偶本人。

访谈的地点是木偶的书房。

木偶坐在办公桌后,而他的身后是一面高大的书架。全是书和木偶本人记录下的资料。

记者随意扫了一眼,感慨

能坐上NO.1HERO宝座的男人果真不简单。

“鞋子?”

“实在是一个让人意外的话题呢。”

木偶对着镜头笑了笑,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以为,会像前几次一样询问我的恋爱状况。”

二十多即将三十岁的男人可以说正处于一个荷尔蒙爆发的状态。而木偶成立单独的事务所已有好几年,成为众人称赞的“和平的象征”也有一段时间。魅力与实力的结合,也无怪乎人们总是好奇着NO.1究竟会【花落谁家】

即使经历了这么多,那双眼睛却一如既往的澄澈明亮坚定。

虽然并不如前三的另两位帅气,但单凭这双眼睛,就可以勾走多少女孩子的心啊。

摄影师对着镜头里的男人感慨道

这样的人没有女朋友真是说不过去呢。

“如果您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也是非常乐意且欢迎的。”

记者同样笑着回答道

“那我们还是继续之前的话题吧。”

打了个马虎眼,男人还是选择避开这个话题。

明白继续问下去得到的回答也不过是

“不能强求”

“要看缘分”

记者也就点到为主,继续之前的问题。

“我们也问过了您的好友和工作伙伴,得到的回答基本都是因为您的个人喜好或者是因为您的偶像,前任“和平的象征”欧鲁迈特的原因。可以的话,能否告诉我们正确答案。”

绿谷的手抬了起来,放在了唇边。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

这难道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吗?

小记者想到。

但也没深究为什么木偶会认为这个问题难以回答。

等到小记者举话筒的手都酸了,才听见绿谷的声音。

“硬要说的话,是两者都有吧。因为一直有这样的习惯,我自己都有些忘了最初的原因。”

还是不习惯骗人呢。

送走采访的记者,绿谷关上门,有些颓丧的捏了捏鼻梁。

一项习惯能坚持十几年当然不会如他刚才所说的“不记得原因”。就是因为清楚原因,才不愿意宣之于口。才会格外慎重。

因为是持续十几年的,一厢情愿的暗恋心事。

那一句喜欢,那一份从幼时一直积累至今的爱慕

什么时候能够有勇气说出来呢

大概真的会烂在肚子里然后被自己带进坟墓吧。

绿谷长长叹息,转身回书房继续处理公务。

小记者带着素材回了公司准备剪辑。

本来想着把木偶沉默的时间剪掉一部分,却在拖动进度条的时候,发现那段摄影师在木偶低头思索时拍摄到了木偶身后一些一直被身形遮挡住的东西。

木偶是有记录其他英雄个性和一系列资料的习惯。每个本子都会好好保存而且随时翻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木偶绝对是最了解其他英雄的英雄,不论实力强弱排名高低,木偶基本都会关注以便在未来的工作中用得到。一般来说是一个类型的一个记录本。为了方便会在书脊上写上类别。

然后这是什么情况?

记者推开剪辑的小助手,自己上手,让进度条又倒回去一点点。

截图,放大。

记者眯着眼看了半晌

一排被主人摆得整整齐齐而且有越来越厚的趋势的记录本的书脊上写的都是一样的字?

似乎是名字呢。

是爆...

记者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被呛着了

“咳咳咳咳”

记者咳得面红耳赤,捂着嘴的手却在轻轻颤抖

他隐隐觉得,自己堪破了一个真相。

如果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话,那么木偶零绯闻的局面就将彻底打破。也不对,应该是能证实木偶是真的有心上人,但是应该一直处于暗恋状态。

这也足够了。

大新闻!绝对的大新闻!是能够屠榜的大新闻!

是自己手里的!是自己发现的!

这个认知让他兴奋得脑门上都开始冒汗,心脏因为激动而狂跳不止,简直就像要跳出胸腔。

捏着鼠标的手攥紧又松开,为了防止自己尖叫出声,他紧要牙关。整个脸因为情绪和理智的冲突变得格外扭曲。

剪辑的小助手被他狰狞的脸下了一跳,忙问他怎么了。

他深吸一口气,起身。

“我没事,只是发现了一些东西。剪辑的事之后再说吧,我要和总编报告一些事。”

旋即扯下u盘大步走向总编辑室。

第二天,从床上准时醒来准备开始日常锻炼的绿谷发现床头的手机不断亮起又黯淡。

绿谷皱眉看着手机上来自事务所,好友的一大堆的未接来电和信息。

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有这么多电话和短讯

如果发生紧急情况不应该打专用机吗,为什么要打私人机?

正巧,他的助理秋野又来了一个电话。

“喂你好,我是绿谷”

“木偶先生!!!!”

被对方的嘶吼吓了一跳的绿谷下意识的把手机拿远了些

“您!到底怎么回事啊!”

????

绿谷满头雾水

我怎么了?

我干了什么?

手机那头的秋野却是急得满头是汗,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网上到处都是您喜欢英雄爆心地求而不得干脆一直单身痴情等着爆心地回头的新闻啊!”

一瞬间,绿谷僵住了。

我喜欢咔酱的事被曝光了???

绿谷脑海里被这句话反复刷屏。

“怎,咳,怎么回事?”

压下心悸,绿谷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

“就是........”

现在的人都这么恐怖的嘛。

手机屏幕闪烁了几下,终消于黑暗。接着从窗户里撒进的阳光,映照出绿谷面无表情的脸。

因为不知道自己的住所,电视里正播报着自己的事务所已经被各大媒体围住了

大家都想证实【英雄木偶对英雄爆心地求而不得所以守身如玉】到底是不是真的。

“怎么办啊。”

绿谷把自己重新摔回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叹息道

绿谷翻了个身,重新打开手机,翻阅昨天傍晚发布的现在已经是热搜榜第一的报道。

“早知道不选在书房了。”

绿谷又翻了个身,哀嚎道

“怎么办怎么办,咔酱要骂死我了,不,不对,肯定是要炸死我了。”

虽然现在的绿谷面对爆豪应该是无所畏惧。但架不住这次他是真的心虚,爆豪会真的生气啊。

电视屏幕被分割成了两块,一半仍是英雄木偶的事务所,另一半则是在报道去往爆心地所在事务所的记者的报道。

爆心地是个自律而且守时的人。

于是八点半赶到的记者们正好撞上从事务所出来准备开始工作的英雄爆心地。

“爆心地!请问您是否知道英雄木偶对您的恋慕之心!”

绿谷飞快起身,甚至用了点个性极速奔到客厅,捏着手机,死死盯着电视。

“哈?”

爆心地皱眉

“难道您不知道吗!英雄木偶的书架上有一整排对您一个人的观察分析,最重要的是最厚的那一本的标签是【对咔酱表白的方式】我们都知道木偶对于您的称呼一直是【咔酱】请问,您现在和英雄木偶是恋人关心吗!”

冲在最前面的女记者脸颊红扑扑的,眼睛因为兴奋亮晶晶的,发出的提问也是格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这什么羞耻PLAY!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公开被揭露自己的心思,被公开出柜。重点是自己喜欢的对象根本对自己没有半点意思啊!

绿谷抱头蹲地感觉自己要哭出来了。

咔酱,肯定会说

“不过是区区废久”

然后

然后自己就可以被拒绝,彻底死心了。

然后就真的再也...

绿谷瘪了瘪嘴,努力抑制住将要奔涌的眼泪。但又近乎自虐的继续看着电视里的那个人。

那个最喜欢的人。

“啧。”

爆豪不耐烦的咂舌

女记者的话筒快要抵到爆豪嘴角

爆豪偏头躲了躲,结果那话筒一直追着不放

爆豪叹气,回答说

“那个本子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爆豪轻描淡写仿佛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爆炸性新闻一样

早就?

???!!!

绿谷再次石化,女记者话筒都要掉了

“嘁”

看着仿佛要砸到自己身上摇摇欲坠的话筒,爆豪干脆一把抢过。没理一群因为他刚才的话里透露的太多的信息搞得暂时僵化的记者,只是盯着镜头一字一句的说

“我知道你在看,绿谷出久。难道你就这么没种!表白都要靠别人来说!”

事后绿谷回忆,自己有生以来可能就没这么聪明过。也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从地狱到天堂的大悲大喜。更是无比庆幸当时因为要出去锻炼好歹穿得还算人模人样。

One·for·All百分百全覆盖

地板烂了门也飞了地址还暴露了

但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

“咔酱!”

爆豪胜己刚把话筒塞回女记者手里,就听见耳边传来的独属绿谷出久的声音。

“你他......”

被亲了

被抱起来亲了

被当着一堆媒体被抱起来亲了

爆豪胜己:我他妈要炸死这个傻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比他高近十公分的把他抱起来亲完了把脑袋埋在了他的胸前的绿谷一把鼻涕一把泪却中气十足的吼道

“我最喜欢咔酱了呜呜呜最喜欢了,最喜欢你了”

“你个废久闭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豪掰扯了半天都没让捆在他腰间的手松下一丝一毫的劲

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吸气声,爆豪胜己羞愤欲死

“你个八嘎放手啊!”

“呜呜呜呜呜咔酱我最喜欢你了,我要做你男朋友呜呜呜”

可惜被他骂的人完全沉浸在了【爆豪回应我了我的恋情有结果了我和爆豪是两情相悦】

的极度兴奋中

“等一下,绝对要炸死你,你这个混蛋。”

爆豪抱住了绿谷的大脑袋,放出了一句因为他那红到滴血的耳根而完全没有杀伤力的狠话。

“我太开心了咔酱呜呜呜你能接受我的心意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谁让你不早点说,我可从来没讲过不会同意你的表白。”

轰轰烈烈的表白门结束了,绿谷出久终于抱得美人归。

虽然事后被狠狠教训了一场。

但这并不影响绿谷每天散发着恋爱的粉红气场

“所以说你这家伙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穿红鞋子啊。”

某天晚上,已经在一起而且结了婚的两人享受着难得的闲暇时光。

爆豪胜己撸了把绿谷的脑袋突然发问。

“啊?”

正享受着老婆大人膝枕因为太过舒服导致有点想睡的绿谷被突然而来的提问弄得有点懵。然后他慢慢笑开了

他伸手按住爆豪的头来了个深吻,看着爆豪酡红的脸和两人间的银丝颇有些无耻的笑道

“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告诉咔酱哦。”

色眯眯的眼神让爆豪差点把他从腿上掀下去。

“哼,那我宁愿不知道。”

“诶,咔酱不要这样嘛。上次峰田君给了我不少好东西呢。”

“迟早把它们炸掉。”

“那就太可惜了啦咔酱。”

————————————————————

绿谷出久为什么那么喜欢红鞋子?

因为红色是最耀眼的颜色

看见红色就会想到某人,不想被抛弃,所以要努力向前。如果能在那个人的前面被一直注视着该有多好。

看着红鞋子觉得自己更应该努力向前

当年选鞋子的时候看见那双在灯光下愈加耀眼的小红鞋瞬间想起是红色眼眸的,是闪着耀眼光芒的爆豪胜己。

对淤泥事件中自己的无能为力耿耿于怀

不想让那双红瞳失去色彩,必须要守护,必须要有能力守护。

看着红鞋子就是在激励自己要变得更强。

爆豪胜己在幼小的绿谷出久心中就是【胜利】,所以想要追逐他。

后来有了强大的“个性”,发觉自己有无限可能。不想也不愿满足于只当个跟班。

爆豪胜己眼里只有强者。所以要更加努力变得厉害,让他看着自己,一直看着自己。红眼睛闪着绿谷出久最喜欢的光。

最喜欢红色了

最喜欢那个永远耀眼的红色

最喜欢拥有那双眼眸的主人了

最喜欢爆豪胜己了




评论(17)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