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粮谋

还配不上你

【切爆】不宣之于口的喜欢

·7000+一发完
·熬糖专业户
·喜欢的话给个小心心和评论吧
——————————————————————
“扣扣扣”

“你起来了吗?切岛”

“zzzzz”

挠了挠手,继续睡

“起床了切岛!”

翻了个身

“切岛锐儿郎!你起来没有!”

外面的人迟迟听不见动静,火了

“起了!起了,起了。.......好困”

切岛发射性的一个鲤鱼打挺,大声告诉门外的人自己已经醒了。但终究敌不过黑甜梦乡的召唤,声音越来越小,又缓缓的,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吧嗒”

爆豪开门抬眼就看见切岛像僵尸一样板着身子倒下去的瞬间

怕不是个傻子

爆豪憋住了涌上喉咙的笑声

三两步走到了切岛的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很自觉又把自己裹成个蚕蛹缩在被子里赖床的切岛

“你起不起?”

“我真的就起来了.......”

“嗯?”

“唔....爆豪.....我真的好困.....让我再睡十分钟,十分钟就好,十分钟..zzzz”

“昨天晚上笑我睡得早像老爷爷的人是谁啊真是。”

爆豪翻了个白眼

“切岛锐儿郎,十秒钟之内给我起来,十,九,八.....零”

计时结束。

床上的人说话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真睡着了?

把自己裹成不知道是什么的切岛不仅睡得很香,甚至还可以听见小小的呼噜声。

好像睡熟了

爆豪听着耳边的呼噜声,挑眉

爆豪会因为切岛睡得太好了然后就让他继续睡下去吗?

爆豪俯下身,双手沿着被子和床之间的缝隙摸索。

抓住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爆豪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手臂紧绷,肌肉凸起,向后猛的一扯

“唰啦”

“你给老子起来没有!”

被被子包裹着的切岛就随着被子在空中滚了滚,突如其来的失重感成功的用惊吓赶走了切岛的瞌睡。

“爆豪你太狠心了啦”

由右侧对着墙的姿势变成了趴在床上的姿势,切岛眯着眼打了个哈欠,把自己翻了个面,嘟囔道

“我真的好困...”

“昨天一直嚷嚷着要和我晨练的人是你吧”

爆豪把手里的被子团吧团吧,砸在了切岛的脸上

“起不来就别想跟着我了。”

“真是的。”

切岛在不断的挪动之间成了脑袋对着墙仰躺的姿势,睡衣因为一番折腾把腰腹露出了大部分,爆豪正盯着那里想为什么自己的腹肌没切岛这么明显,就觉得眼前一花,视野里的不再是切岛的腹肌,而是切岛的脸

“爆豪你怎么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略微低头看着切岛带着些许怒气的脸

看样子是彻底清醒了

“这不是能醒吗。”

爆豪伸手揉了把切岛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切岛还是有些不高兴。他觉得爆豪刚才的玩笑开得太过分了

“爆豪,你以后可不能再开这种玩笑了。”

切岛盘腿坐在床上严肃的说道

“要是,万一我当真了怎么办。哎呦”

爆豪打开了切岛的衣柜,从里头拿出运动服,再次砸在了切岛的脸上

“哪次让你别跟着你就真的没跟上来。”

爆豪不咸不淡的回了句

切岛歪头认真想了想

“那倒也是。我可是爆豪最忠实的战马。”

笑了

爆豪看了他一眼,扭头继续干自己的。却在心里想到

笑容比较适合那张蠢脸。

“好了战马先生,你再不把你的尊臀从床上挪开,耽误了我的锻炼,炸飞你哦。”

爆豪把窗帘拉起,窗户打开,眯着眼感受着清晨凉爽的风。

“唔唔唔唔唔”我马上来

切岛含着牙刷从洗漱室探出了头,顶着鸡窝脑袋回答道。

爆豪把窗户关小了一点点,本想找个地方坐一下,然后无语的发现

椅子背上搭着昨天换下来的校服,椅面上放着充电的手机,卫生纸和拆开用过了的药油。

桌子上乱七八糟,书本,纸笔,耳机,MP3,海报,止痒的药膏。

未开封的但是从超市的便利袋里滚落出来的零食散落一地,应该是被主人放在地上结果不小心撞到又没来得及去收拾。

床上更不用说了

台灯,杂志,昨天的作业,被子,枕头,切岛刚脱下来的睡衣。

整个房间就是典型的高中生男子生活的模样,更何况虽然房间称不上整洁但是还算干净。勉勉强强能给个七十分的内务分。

但是爆豪一看这乱七八糟的场面感觉脑袋突突的疼。

他垂在腿边的手反射性的动了动。

“好了爆豪,我们走吧!”

抹好了发胶,整理好了仪容,切岛精神奕奕的喊道

“你这家伙,房间还可以再乱一点吗?简直是猪窝啊!”

从洗漱室一踏出来就被拎着他换下来的衣服的爆豪对着脸吼了一通

“最近太累了嘛,一回房只想睡觉。”

切岛自己也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房间,觉得的确是挺乱的,有些不好意思道

爆豪朝天翻了个白眼

“至少把衣服带下去洗,放在房间你养苍蝇呢。”

“嗨嗨”

接过爆豪手里的衣服,切岛赔罪笑道

“走了。”

爆豪在门口招呼了一声还在房里转了一圈准备收拾的切岛

“你今天是诚心不想让我训练了是吧。”

爆豪靠在门口,无奈的叹了口气

“快走狗屎头,今晚上我帮你收拾。”

“诶?!!爆豪?!但是!”

“老子要帮你你不乐意是怎么回事。是在小瞧我吗?”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

切岛挠了挠脑袋,脸上的纠结显而易见

“就是,那个,爆豪你帮我整理寝室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爆豪陪着切岛抱着他的脏衣服去洗衣房的时候切岛总算憋出了一句

“哪里不好?”

走在左侧的爆豪看着中庭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切岛张了张口,又闭上了嘴。

是啊,都是男子汉,帮忙整理内务有什么不好。让爆豪整理的话肯定是高效率高质量,换做是上鸣和濑吕肯定是偷着乐都来不及

“我不是心疼你,怕你累到嘛。”

切岛盯着前方,小声嘟囔了一句。

爆豪猛的转头,站住不动了

“你....”

“不是不是,爆豪我真的很相信你的能力,你来整理的话肯定比我做得更好,但是我不就是”心疼你

等等

我刚刚说了啥?

心疼???

我说了我心疼爆豪???

???!!!???

切岛不自觉停下了脚步,觉得事情的发展有点不对头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抬头看向爆豪,想要解释一点什么

“爆豪!那个我真的....”

“轰!”

被对着脸来了一发爆破

连骂都没骂我就直接走了

是气狠了吗

切岛甩了甩头,收回了个性。苦笑着看转弯一个人走掉完全没有要等他意思的爆豪的背影。

果然没憋住。

切岛耷拉着脑袋想。

这种心情,怎么憋的住。

爆豪的胸膛剧烈起伏着。

出了宿舍之后他直接用了个性一路飞到了训练场,然后对着水泥柱子一顿狂轰乱炸。

借由身体的疲惫好不容易冷静些许,一想到切岛的话,原本消退的热度再次爬上耳尖。

简称臊得慌。

妈的。

那家伙自己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混蛋!

爆豪并不是如切岛所想象的那样因为别人的关心而暴躁,他只不过因为切岛太过直白简直就像表白一样的话而羞恼。

没错

重点是因为太像表白所以生气。

爆豪胜己对切岛锐儿郎有好感。

虽然不至于喜欢的程度,但是也差不多了。

爆豪没想过表白,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挺好。他只是贪恋着切岛的温柔,做朋友已经足够了。

话是这么说

也可能是他反应过激,但是对于【我心疼你啊,怕你累】这种像表白一样的直球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应对。

他为什么要心疼我???

整理个内务怎么累了?

是他的骚话还是真心话?

我是不是反应过激了?

我是不是理解错误了?

这可能只是友谊的一种表达方式?

也没见到他对其他人说过?

毕竟在此之前爆豪没有一个像切岛一样玩得这么好的朋友,所以他不能确定这句话是不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

只是单纯的兄弟情还是代表对方对自己也有点意思。

可以再进一步吗?

爆豪忍不住这样想。

习惯性剖析自己也就意味着对自己的任何变化都异常敏感,也导致对别人所做的一些事会不自觉的过分解读。

但毕竟不是对方,所以无法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这让爆豪异常焦躁。

很烦。

“砰砰砰!”

爆豪憋着口气,下手比平时自然有些重。

“哇哦,大早上爆豪脾气怎么这么大,谁惹他了?”

刚赶到训练场的芦户一边做着柔韧度训练,一边看着训练场里一排排接连倒下的石柱和耳边的各种轰鸣啧啧感叹道

“不知道,刚进训练场好像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

正在训练攀爬速度的蛙吹爬到一个石柱顶端看着火光回答道

“咔酱?”

在负重慢跑的绿谷却是皱起了眉,觉得爆豪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这个火力好猛啊

像生气的时候

除了自己还有谁能把咔酱惹到这种程度?

绿谷眨眼,在脑海里想

不对,应该是谁有这份殊荣惹了咔酱居然还能不被咔酱当场人道处理,反而让咔酱憋着口气在别处发泄?

那应该是很重要的人。

难道是欧鲁迈特?

大清早的欧鲁迈特又怎么会惹到咔酱???

绿谷满脑子问号,诸多不解却在爆豪持续性大范围高强度爆炸后化为了对幼驯染的担忧。

只是晨练而已,要是体力透支了,怎么撑过今天一整天的训练。今天的训练量可是比前段时间更大而且更有针对性。

就在绿谷思考怎么劝说爆豪让他注意一下训练量还不被气头上的爆豪来一场死亡轰炸的时候,爆豪自己就先住了手。

“哈,哈,哈。”

爆豪喘着粗气,抬手抹了把流到下巴的汗珠。撑住膝盖歇了一会,觉得自己冷静得差不多了,就结束了训练。

他在场边喝了几口盐水,补充一下水分,到水池边洗了把脸。准备回寝室一趟冲个澡,换身衣服,准备吃早饭上课。

“上鸣上鸣”

峰田用手肘捅了捅一旁吃得正嗨的上鸣

“唔唔唔唔”你干啥?

上鸣包了一大口饭,歪着头嚼着饭菜含含糊糊问到

“俺感觉俺见证了一个奇迹!”

峰田扯着上鸣的衣服,把上鸣的脑袋扯下了点,用手捂着嘴靠近上鸣的耳朵说

“你看你看”

峰田手指着他们斜对面的那一桌

“爆豪居然和绿谷坐在一起!!!”

“.......咔酱”

绿谷看着对面的浅金色脑袋,咽了咽口水,颤着声开口道

“嗯?”

爆豪抬头,瞥了一眼绿谷

好,好凶!!!

绿谷心里的小人在疯狂流泪

几分钟前

“精准度还是不够呢,虽然说破坏力还不错而且不会破坏身体,但是增加覆盖率果然会很难操纵啊...”

绿谷心不在焉的端着盘子在食堂走着,碎碎念着今天训练的成果

粗略一扫平时坐的位置没有人,绿谷径直走向那儿,把盘子放在桌面,一面叹息

“果然,还要更加努力呢。”

“说起控制个性,咔酱....”

“叫老子干啥,废久。”

绿谷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鸡,喉咙里发出了“咯咯”的声音,头僵硬的朝着自己的左边转了转

“咔酱?!!你,你怎么在这里!”

吓到快变成女高音的绿谷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坐这里,这桌子是你家的还是你皮痒了。”

爆豪搓了搓牙,对打扰他吃饭的绿谷很是不满

“咔酱,我.....”

绿谷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有点怂

“你怎么还在这里。”

爆豪咽下了嘴里的食物,语气不善道

我就知道!

绿谷心里的小人换了个姿势继续泪崩

“......咔酱,既然桌子是公共的,那我,我也可以坐这里吧。”

本来已经起身准备跑,但是绿谷又慢慢坐了回去。

坐下了,一面狂咽口水,一边颤着嗓子开口

爆豪闻言,抬眼看了看对面紧闭双眼,一副视死如归神情但就是不走的绿谷

“随你。”

爆豪盯了他一会儿,轻嗤一声

“咔酱!”

“坐下来了就吃你的饭。”

爆豪没理显然还有话想说的绿谷,埋头继续解决温饱问题。

绿谷夹起猪扒咬了一口,美食成功安抚了他的小心脏。然后对着端着盘子过来满脸震惊的饭田和面无表情的轰露出了一个微笑。

“卧槽上鸣你快看!爆豪和轰坐在一起了!居然没打起来!”

峰田扯着上鸣的衣服继续兴奋道

“我们班的三巨头居然扎堆坐一起了,啧啧啧”

峰田感叹

“哈,三巨头,我怎么不知道”

上鸣咬着筷子,不满

“为什么我不是其中一个啊,我这么帅,还这么强,你们到底是什么评价标准啊。”

“等你能做到放电不放到弱智成绩排到前五或许会重新排一下。”

峰田给了个白眼给他

“你以为俺不想当啊,但这是其他班给他们取得绰号。话说他们好像都有后援团了,真的是,我也想收到妹子们仰慕的目光。要是能穿着女仆服叫我峰田sama,嘿嘿嘿”

“不可能的葡萄,就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喂喂!你怎么这么打击人家的梦想!”

“白日梦这种东西不用打击自己就会碎掉的吧。我只是加快了进度而已。哟!切岛!你要坐这里吗?”

上鸣看着端着盘子走来的切岛,招呼了一声

“啊,不了,我去找爆豪。”

切岛露出了他的鲨鱼牙,道

“果然...诶诶诶,切岛你先别过去,我有事要拜托你。”

上鸣扯住了想继续往前走的切岛

峰田也是

“哈?葡萄你扯住切岛干嘛?”

上鸣不解,峰田又没什么事要拜托切岛的

“等等等等。正好班长去买饮品了,我要记录一下那三个人居然和平坐在一起吃饭的样子。简直太不可思议好吗!年度十大震惊事件好吗!切岛你等我照完相你再过去。”

说完就跳下椅子拿着手机屁颠屁颠去拍照了

至于是拍离爆豪那桌并不远正在让人帮忙整理没穿好的内衣的大胸妹还是如他自己而言去记录历史,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啊,好。上鸣你要我干什么?”

切岛把盘子放在桌子的边缘,问

“你先坐下来,坐下来”

峰田去拍照了,正好留了个空位,上鸣拍拍椅面,示意切岛坐下聊

“就是,你看这不是又要考试了嘛。但是最近训练量超大,回寝室就想睡。压根就没看书,我就想问你,你能不能和爆豪商量一下,让爆豪在下次考试的时候,把卷子挪过来一点反正你也和我一样坐在爆豪后面的嘛,有福同享....”

上鸣说完,不等切岛回答,马上双手合十

“拜托拜托,帮兄弟一把。尤其是英语,我再不及格麦克老师真的会找我谈一个月心的。”

“爆豪绝对不会同意。”

切岛难得皱起了眉,沉声道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就是想让你去问问,万一呢是吧,万一。”

上鸣的手快摇出残影了

“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

“你自己为什么和爆豪讲。”

切岛端起了翻盘,准备走

上鸣听这话以为他同意了,就继续吃自己的饭,没拦他

“哎呀,虽然说我和爆豪关系也不错,但这种显而易见是送去找打的事让你去,爆豪下手就不会太重。”

“真的假的”

切岛低着头,盯着盘子里的一片辣椒

“你和爆豪关系是最好的了,比起我们,爆豪真的超级宠你了。当然也可能是你硬化的个性拍起来比较疼,反正炸你的时候可比炸我轻得多,而且爆豪还会给你做点心啊点心!超级好吃结果我只吃了一个就被爆豪拿走说是给你的还炸了我一通。唉,嫉妒”

上鸣腮帮子一动一动的,筷子也挥来挥去,很是愤懑。

切岛没忍住笑出了声

“那是爆豪送给我的慰问品,我正好重感冒。”

“但是我感冒的时候爆豪明明就只送了从外面买的几个苹果,真的只有几个。后来才知道是他从家里从他妈买的苹果里头挑出的最丑的几个。虽然苹果很好吃而且爆豪还给我削了兔子苹果,但我还是想吃你那个爆豪出品的点心啊!那可是肉馅的,肉馅的!”

上鸣狠狠咬了一口肉

“啊,你还没吃饭。你快去找爆豪吧,记得帮我问问可不可以!要是爆豪要打人千万别说是我问的啊!”

切岛只是笑,然后往前走

傍晚,切岛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在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早上爆豪虽然说是爆破了自己就跑了,实际上今天一天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没拒绝自己的勾肩搭背

泡澡都是同个澡堂,还让自己帮忙搓背

虽然说教写作业的时候很凶但是还是耐着性子把自己教会了

还帮自己切了盘水果

切岛想到爆豪房间里干净整洁的样子再看看自己的房间,突然想起来早上爆豪说要来收拾的事

切岛捡卷子的手一顿

想着澡堂里爆豪白花花的背,切岛深深叹息

“喜欢个人好累啊...”

还好泡热了硬起来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不然怎么解释搓着搓着澡自家小兄弟就起立了。

还好爆豪没追究

切岛回想着爆豪陡然一僵,板着脸让他去淋浴间冲冷水的样子

也不能怪自己啊

那样子的爆豪

看硬了根本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

切岛垂头丧耳。看了眼时间,觉得爆豪今天肯定不回来了,也失了收拾的兴致。把自己摔进床,盯着天花板想自己要不要撸【】一发消消火。

最终明天的训练和疲惫的身体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柔软的床褥,蹭了蹭。等到实在喘不过气了,再转头。

呼吸着夜间微凉的空气,切岛抬手扣了扣墙。

“到底怎么才能让你喜欢上我啊。”

切岛嘟囔道

“我可是超级喜欢爆豪的。”

趴了一会儿,切岛觉得睡意上头,结果在迷迷糊糊间,他听见有人敲门。

“扣扣扣”

“你睡了吗,切岛。”

切岛的睡意消失了一点点

他努力想要辨认是不是真的,但是等了半天也没听到接下来的声音

切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就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你在里面吗切岛?”

好像真的有人在喊

切岛抱着被子坐起,眯着眼睛摸索床边的灯。

摸了半天没摸到,切岛瞌睡也醒的差不多了,切岛晃了晃脑袋,没听见其他声音。他想了一会儿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幻听了。

但既然醒了,也就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床上了。

还有很多事要干呢。

正找着拖鞋,“咔哒”一声轻响。手里冒着火花的爆豪出现在了切岛面前。

“爆,爆豪???”

爆豪打开了灯,俯视着因为惊讶张着嘴显得有些傻气的切岛。

“你怎么来了?”

切岛鞋也不找了,赤着脚急忙走到爆豪身边

“早上说了今晚帮你收拾。”

爆豪任由切岛扯住自己的手,按坐在了床上,然后切岛自己去关了门。不知道为什么,还探头看了看。

“我以为,”

切岛挠了挠头,面色纠结

“我以为你今晚不来了。”

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钟,确认现在是九点半不是八点之前

“这个点你不早睡了吗。”

然后切岛就被一包零食砸中了脸

“好痛啊爆豪”

接住滑下来的薯片,切岛揉了揉鼻子

“妈的,要不是你,你以为老子会来。”

他看着还保持着伸手丢东西姿势的爆豪,对方明显是困倦的,比平时慢一点的语速还有微眯的双眼都能证实。

但他还是那般耀眼。

于是切岛笑了。

爆豪被他笑得莫名其妙

“大半夜的发什么颠”

“没”

切岛微笑着摇头

“只是在想,我果然最喜欢爆豪了。”

爆豪脸色爆红,手不自觉的抓了抓

“你tm再讲什么.....”

“今天上鸣要我和爆豪讲下次考试能不能借我们抄,只用把卷子挪过来一点点就可以了。”

切岛没头没脑的来了句

“哈?你们找揍吗?”

爆豪不自觉的被他转移了注意力,眉头紧皱

切岛继续道

“我已经替爆豪拒绝了啦,但是你猜上鸣为什么不自己说而让我对爆豪说呢?”

切岛前进了两步

“要是那家伙敢来,炸死他算便宜的。”

“但为什么我问了,爆豪到现在还没炸我呢?”

“那是因为...”

爆豪卡壳了

“因为什么”

切岛又前进一步

“因为....”

“砰!”

“妈的,你自己收拾去吧!”

又是一记往脸上的轰炸

切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切岛龇牙咧嘴的揉着脸看着爆豪怒气冲冲的往外走

“明天我还要和爆豪一起训练!”

切岛在后面大喊

爆豪顿了顿,继续大跨步的往外走,把门摔得震天响之前他说

“明早上给我自己起来。”

切岛笑了

“好!”

最后,房间还是两个人一起收拾的呢。

切岛还削了一盘兔子苹果犒劳爆豪。

虽然被爆豪评价简直和狗啃的一样,但还是一个不剩的吃完了。

虽然今天也没有表白

但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这份喜欢不用宣之于口

评论(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