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粮谋

还配不上你

【ALL爆】训练场是促进情感发展的绝佳场所

·all爆倾向,大概是轰爆,切爆,上爆,出胜这样的cp组合。洁癖党慎入。
·掺杂有诸多个人妄想
·5000+一发完
·喜欢的话留下小红心或者评论吧。

———————————————————————
毕竟是要开始封闭式管理,宿舍楼当然要尽量满足学生们的需求。在了解到有些学生想要在私底下单独进行某方面强化训练,但又没必要特地跑到训练场加训。像是简单的肌肉训练和柔韧度训练这种主要靠日积月累才能提升的细小的又不可能让大家在每天的课堂上锻炼的重要的环节。学校特地在宿舍负一楼修了个小型训练室。让学生可以自由选择除学习之外的其他时间到底是休息还是进行自我提升。

其实以前一般是开放训练场供学生使用,但是最近因为一些总所周知的原因,一天课程结束后,为了防止内奸对学院内部进行侦查筹备下一次入侵,除了食堂等学生可能有需求的地方和某些主要路段是开启状态之外,其余地区都是不允许出入的。除非有特殊情况和特批证明,一切靠近封闭区域的学生或者老师都要严惩严查。

“爆豪,早啊。”

切岛解决着手里的早餐,腮帮子一鼓一鼓,含糊不清的对着训练室里做完一轮训练正在喝饮料补充体力稍作休息准备下一轮训连的爆豪。

“呼。”

爆豪放下手里的水杯,侧头看了一眼门口的切岛算是回应。

“你是在做臂力训练吗?”

趁着爆豪拿起毛巾把脸埋进去擦汗,切岛走到爆豪身边看了看他身边散落的器材。

“嗯。”

感觉脸上不再是一片黏腻,爆豪又擦了擦才拿下毛巾。

“其他招式的威力因为技巧和个性等提升都在增强。但是零距离下的大型爆破我的手臂却承受不了威力增强后的后坐力。稳定性和精准度都烂得出奇。”

爆豪看着自己的手说到。眉头紧皱。

“好啦好啦。”

切岛笑嘻嘻的靠过来,伸出手,用两根手指抚开爆豪紧皱的眉间。

爆豪抬眼看他。

“这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功夫,为了不能加快的进程焦躁反而会影响其他已经稳定的东西。”

切岛说

“比起掌握不好的技能不受控制,已经掌握的东西失去控制才会让你更讨厌吧爆豪。”

“哼,怎么可能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爆豪嗤笑一声,眉头却是没皱着了。

“那你接下来还是做臂力训练吗?”

切岛锤了两下面前的沙袋,看着旁边机器出现的数字琢磨着自己要不要也做几组臂力训练,问道

“不,做柔韧度训练。”

爆豪原地跳了跳,甩了甩双手晃了晃腿。觉得身体舒展得差不多也休息得差不多了,找了个空旷的位置开始压腿开胯。

“要我帮你压吗?”

切岛又溜达过来了。蹲在爆豪身边歪着脑袋看爆豪做准备运动。

爆豪已经听见其他人下来的脚步声。翻了个的白眼开始赶人

“所以说你那么早下来是为了训练还是为了在这和我扯淡。去干你自己的事去。”

“诶——”

切岛拖了个长音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觉得我需要助力压腿?”

爆豪眼睛已经眯起来了。

“当然不是。”

切岛秒答

“因为....”

“哇!爆豪切岛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芦户一进门就看见蹲在地上的切岛和正在压腿的爆豪。

切岛默默把话憋了回去。

“锻炼你自己的去。”

爆豪伸手推了推身前的切岛。

“爆豪你在做柔韧训练吗?”

切岛前脚刚走,芦户就过来了。

爆豪还没开口

“爆豪,你说精准度怎么提高啊。”

难得一见认真思索的上鸣也来了。

芦户在边上做热身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爆豪唠嗑,上鸣蹲在一旁挠着脑袋冲爆豪抱怨自己使用个性时遇到的困难。

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这么烦。

爆豪心想。

“我跟你说啊爆豪,这次我坐车回家的时候电车上居然有人认识我还准确的叫出了我的英雄名诶!”

“这种事体育祭后不早该习惯了吗。”

“爆豪我觉得我真的做不到啦,我花了十几年都没练好的直线输出这么短时间我怎么可能练的好吗。”

“只是让你少借助外物又没说不让你借助。老师是让你加快速度好打移动靶,又没说现在就让你脱离你那个盘子。”

“虽然如此但是能听见别人说[粉红女郎加油,我会一直支持你]还是很感动啦。话说我只回了一句谢谢真的可以吗。”

“要成为英雄的话这种事就不会少见吧。瞎感动什么。能力提上去了就是最好的回应。”

“但是打快速移动靶也很困难呐。啊啊啊爆豪快救我!!!”

“你自己的个性难道你就不会多想想能怎么用吗!老向我求救算个屁啊。谁说让你往狙击手的方向发展了,你的个性完全可以走控制系啊笨蛋。”

“哇哦。”

峰田在跑步机上听见他们的对话异常不可思议的对身边同样在跑步的绿谷说

“明明语气恶劣得感觉下一秒他就要打人,结果每一句都有好好回答。这什么,抖m吗。”

“嘘,小声一点啦峰田同学。”

绿谷颇有些无奈地抬手给峰田比了个小小声的手势

“咔酱性格可能比较暴躁,但是如果你真的和他交流的话就算再怎么生气他都还是会回答的。这种礼仪方面的事咔酱从来不会允许自己出错的啦。”

“真的假的,就那个,呃嗯,爆炸太郎?”

峰田实在无法把有礼貌这个标签套在爆豪身上。怎么想都觉得太过诡异。

“当然也有极个别的情况啦,比如,呃,比如说我。”

“你笑得好心酸啊绿谷。”

在边上撸铁的尾白说

“诶?有这种事吗?”

绿谷慌忙拍了拍脸,才继续说道

“别看咔酱这个样子,其实他一直都是个头脑派。对了,如果有解决不了或者很棘手的问题,跟咔酱讲一声他就真的会帮你哦。”

“emmmmmmmm”

见峰田还是不太相信的样子,绿谷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

不信也不能怪我。

即使有诸多问题(虽然大部分只针对自己。但仍然无法掩盖爆豪胜己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厉害的人的事实。

不然自己也不会从小,哪怕对方那么厌恶与欺凌,却一直在而且肯定会继续追逐他不是吗。

这么回忆起来感觉自己更像个抖m?

绿谷心不在焉的想。

要是这份光芒只属于我......

“说了你自己训练啊!老缠着我是想被揍嘛!”

芦户唠嗑完后神清气爽地和班里其他女生汇合做训练去了,唯独上鸣想通了怎么做,还赖在爆豪身边不肯走。

并不是无法忍受被人盯着做训练这种事,而是那个人一直

“哇哦,爆豪你的腰真的超细诶,都和女生们差不多了。”

我腰细不细关你屁事。

“啧啧啧,还好你今天穿的是宽松款型的运动服,不然我就有理由说你性骚扰了。”

性骚扰可以这么用吗。我战斗服也是紧身款式,那岂不是我天天在耍流氓。话说什么时候穿紧身衣也被列入到性骚扰行列里了。

“爆豪为什么你对切岛和对我差别这么大啊,他感冒你给他熬粥,我感冒你就只打个电话说了一句(别死了),我要哭给你看了啦。”

他在学校感冒你在你家感冒当然不一样。难不成我还跨大半个城市给你做饭,又不是没人照顾你。要哭快哭,干嚎辣耳朵。

“哇爆豪你都不理我,我真的要哭出来了!”

............

好了我忍了他三句话了,第四句可以开始赶人了。

上鸣还没动,倒是把绿谷骂醒了。

????我在想什么!!!

绿谷的脸瞬间涨红

“小久?怎么了吗?脸超红哦。”

路过的丽日被用极其少女的姿势捂着脸的绿谷吸引了注意力,特地停下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发现他整张脸加上脖子都红掉了。

“哎呀,连脖子都红掉了。等等,小久你难道是过敏了?!没事吧!头疼不疼?...”

“我没事的丽日同学,只是....”

很热?训练室有中央空调,温度长年十八度。

运动的原因?他才上跑步机没多久。

总不能实话实说吧....

咔酱绝对听得到。

丽日外头看着又重新捂住脸的绿谷,更加担心了

“要是真的难受一定不能硬撑呐小久。”

“谢谢你丽日同学,我真的没事。让我再歇一会儿,歇一会儿就好了。请丽日同学继续自己的训练吧,我真的没事的。”

“你一定不能勉强自己哦小久!”

总算让丽日拿着毛巾继续自己的训练计划,绿谷松了一口气。默默往休息区走去,冷静冷静。

讲真,我为什么会有那样子的想法啊

绿谷脑内崩溃中

但要是真的能实现,万一真的.....

哇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啊啊

绿谷一头栽在墙上,然后开始“哐哐哐”的撞墙

“小久果然是哪里出了问题吧。”

丽日一边做着臂力训练,听见声音看到撞墙的绿谷一眼,想到

“绿谷在干嘛啊?砸出脑震荡怎么办。”

摆脱了唠唠叨叨的上鸣正在下腰的爆豪,听见做完一组自己的训练,又过来了的切岛发出的疑问,不耐烦的咂舌

“那家伙管他发什么神经。没准练铁头功呢。”

“哇!铁头功吗!超级有男子气概!”

“你脑袋一硬化不也是铁头功。你下次对敌的时候把发胶抹多点,一脑袋撞过去怕是和你拿拳头打的威力不相上下。”

“太过分了爆豪,你的头发不也是竖起来的吗!”

“我天生的,你是后期拿发胶加固的。当然是你比较结实。”

“可我确实是比爆豪结实啊,爆豪你自己都承认过。”

“我那是说你抗揍,谁说你比我结实了!”

“你自己明明讲过打我的时候会扎手。不就是说你的肉比我的肉软,我比你结实。”

“我记得我教过你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个概念。”

“是上个星期的事。对了爆豪,今晚上来教我数学吧。我又听不懂了。”

“上课干嘛呢。”

“我真的很努力想认真在听讲,但是我觉得老师讲的和爆豪你讲的不是同一个东西。”

“所以?”

“呃,至少我没睡觉。我写了英语!”

“数学课写英语,英语课看数学。临近考试就找我给你划重点。你很厉害啊切岛锐儿郎。”

“啊啊啊我错了啦爆豪,拜托帮下忙啦!”

“还是老样子啊爆豪。”

做完训练收拾东西准备去冲澡的濑吕听着身后切岛和爆豪拌嘴的声音忍不住和常暗吐槽

“在一些小事上很容易就被人带走,如果对方语气把握得当过,他过很久才能反应过来,然后一个人自顾自的生闷气。什么死循环。”

“大是大非面前他比谁都果断和有行动力也是真的。而且行动之前都很认真的思考过。”

常暗给黑影喂了块苹果,摸了摸眯着眼睛吃得很享受的黑影继续说道

“而且趴着一字马仰着脑袋教训人还这么有气势的,可能也只有爆豪了。”

因为各有各的安排,爆豪准备离开的时候就没去喊切岛和上鸣。打了个招呼就拿着校服和毛巾往淋浴室去冲澡,准备走人。

“爆豪。”

刚刚选好隔间,放好水卡,准备脱衣服。爆豪就听见旁边传来打招呼的声音

“所以说那么多空着的隔间你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啊!半边脸混蛋!”

爆豪一般会选最靠墙的隔间,他有一边冲澡一边思考的习惯,最里面的隔间被人选择洗澡的次数会比靠近门的少一些。

结果在其他隔间都空着的情况下轰偏偏要挑他隔壁的那间洗澡。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只是爆豪看着那个对半花色的脑袋就忍不住来气。

轰听见这个问题后偏头一脸认真的反问

“那爆豪你为什么要选这里?”

“老子乐意!”

“嗯,我也是。”

然后把头扭了回去。

“........”

卧槽你别以为你扭过去我就看不见你抿嘴的动作了。笑屁啊笑!

但是对方已经明摆着一副这个话题已经结束的样子,爆豪硬生生憋住已经涌上喉管的脏话。

我果然很讨厌和这家伙沟通!

爆豪动了动嘴,但还是什么都没说。愤愤转头脱掉衣服准备冲澡,不理旁边的人。

男生淋浴室隔间的挡板只挡住了重点部分,从外面看还好,但是相邻隔间的话基本和面对面洗没什么差别。

轰仰头感受水在身上流走。他挺喜欢冲澡的,泡澡也行。温热的水流包裹住身体总让他回想起幼时母亲温暖的怀抱。这会让他很放松,稍稍缓解那些他自己给自己的,还有他不得不背负的压力。

但今天有些不一样

“呼。”

他把水关小了些。低头甩了甩脑袋。

有了发丝的遮挡,他吐了一口气,终究抵抗不住诱惑。

想看。

都是男孩子看看也没什么。

就算被发现也没什么,毕竟都是男孩子。

既然都是男孩子,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

训练的时候也不是没看过。

轰努力催眠自己。

也不知道脸上的红晕是被热气熏出来的,还是怎么出来的。

轰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爆豪可没这样的顾及。

“你这家伙为什么吃得不多肌肉却这么多啊,混蛋!”

爆豪关了水,伸手把被水沾湿后总算服帖了一点的发丝往脑袋后扒了扒。

放下擦脸的毛巾,他不经意的瞟见身旁撑着墙冲水的轰的手臂。

他看了看自己的,再看了看轰的。

得出的结论是轰的肌肉好像多一些。

爆豪很不甘心。

“你转过来我看看你的腹肌。”

于是他这么说到。

轰整个人都僵住了。

虽然很紧张但还是乖乖转过来让爆豪比腹肌。

然后他就看见爆豪伸手戳了戳他的肚子。

然后再戳了戳自己的。

“为什么你的会硬一些啊!”

爆豪磨牙。超级不甘心。

“嗯。”

爆豪听见轰回答说

“但是爆豪你的胸肌比我的大一些。”

爆豪眨了眨眼。

“你的肌肉整体看上去比我的漂亮。”

爆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而且....爆豪你居然是凹乳?!”

爆豪正看着自己的肌肉在想轰是不是再骗他,就听见用着古板音调夸人的轰一句话说到半截,突然就跟唱歌似的各种转音。

“不可以吗?”

爆豪皱眉望向轰。结果看见对方一脸恍惚。

“居然是....凹乳....”

爆豪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是有什么意见吗!”

“不,不是。”

听见爆豪拔高音调的质问,轰终于从恍惚中醒来。他突然握住爆豪的手,把爆豪扯近自己,一脸认真的盯着爆豪的眼睛说

“凹乳,非常,非常可爱。”

爆豪突然被拉近吓了一大跳,然后看着轰一脸严肃的用那张脸说自己的乳头很可爱。

..................................

“你他妈是想打架吗!”

爆豪挣开轰的手,后退几步,微微弯腰,戒备的盯着轰。

然后他看见轰站在那里跟放空了一样在哪里碎碎念。

“哦原来你是凹乳”

“难怪胸这么大而且穿着紧身战斗服却从没激凸过呢”

“以前还和切岛上鸣还有绿谷讨论过这件事,绿谷觉得你是贴了ok绷,切岛觉得你贴了乳贴,上鸣觉得你穿了男士内衣,我是绷带派”

“凹乳也很棒,很可爱,很色气,很适合你”

爆豪越听越觉得不太对,但又不知道是先该吐槽:你们为什么要讨论一个男生的乳头的问题。还是该生气:为什么要讨论我的乳头。

这家伙是坏掉了吧。

他拧着眉想。

总而言之淋浴室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西内!”。但是没有传来爆破的音效。

因为在浴室爆破会影响到其他人的使用呢。

可是爆豪在接下来的实战课上逮着轰结结实实揍了一通。

而且和濑吕一起,跑去把绿谷,上鸣和切岛也打了一通

啊,神清气爽。

爆豪想。

这些家伙总归是揍少了!

顺带,其实濑吕是女士内衣派。

因为是后来派阀们私底下再次交流的产物 所以轰不知道。

其实有一句话轰没说完。

因为爆豪腰很细,所以显得胸超级大。被衣服长年遮住所以很白,不用力的时候很软。看上去就很好揉。真的揉起来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评论(11)

热度(640)